早晨的味道

掙扎著,從公車上下來,早晨8:00。

現在是春天了,雖然還有些冷。但是並不妨礙徐徐的風中所蘊含的溫澀。加快腳步吧,我已經遲到。但是也就是在那一瞬間,那一絲味道,早晨的味道鑽入了鼻腔,侵入大腦。我以前一定聞到過這味道。

絲絲的甜。嗯,就像去年夏天,銀杏樹下的光斑,閃閃的墜在她的髮絲上,輕盈而過,侵染空氣的那一絲甜。即使記憶也隨著空氣的蕩漾而去,可那一瞬的嗅吸卻以不再為記憶的記憶所留存。不知道是不是還會在夢中想起,不知道是不是還會再次下意識的复為。所以,這既是一瞬間的甜,也是這一瞬間的哀傷。有人說,能拿起來,就要能放下。如江河般綿綿的愁緒,又豈是攔得斷,截得住的。深掩院落內的秋色雖然會在春夏消隱起來,但是卻也妥不過年復一年的北風。絲絲的,就是似有似無,就像初秋她的眉頭緊皺。是呀,那不過是絲絲的,是甜,是愛,是愁。所以,在輕吐否定的貝齒間,只剩下絲絲的開始,是甜?就像早晨的這一點點,一瞬間,也是甜?

淡淡的草香。啊…那不正是那天露水半露的早上嗎?那已是夏末時節吧?與姐姐在川蜀竹海的第一個早晨。店家後面的竹林很安靜,透著薄薄霧氣,宛若清淡素雅的畫作。趁著霧未散,抓著麵包,便衝入了竹海幽靜之中。沁鼻的清香,淡淡的在身邊環繞,沒有鳥兒的雜音,只有遠遠的淡淡的溪流的喚響。沿砍柴人的小徑一路上行,在竹與石之間,領悟出竹林七賢“越名教而任自然”的那種淡淡的樂然。轉出一小片竹林,是一片不大的草坪,踏入那裡的一瞬間,就被那淡淡的草香所征服。就是那味道,自然天地的淡淡的草香。我們能被愛情征服,即使再高的城堡也能攀藤而上,同樣,我們也會被這淡淡的草香所征服,只需一瞬間,一點點。

點點的橙味。好吧…我喜歡吃橙子。也許這味道就是我大腦的臆想,也許這味道就是我對過去不捨的激盪。感覺自己還很年幼,小小的,抓著外公的手撒嬌,“姥爺,我要吃混沌~”外公的混沌是一種美味,即使現在自己的手藝也並不遜色了,但是那味道,卻怎樣也不及外公做的。因為過去就是這樣,一旦認定一種感覺、味道,終身就難以改變了。就和我喜歡的橙子的味道一樣。所以我在吃橙子上,很挑。那不是我要的味道,就不是好吃的橙子。可今天空氣裡,卻明明彌散著那個讓我魂動的橙味。也許小時候,我就認定了那味道。對,那時候太奶奶還在,每天聽著太奶奶的輕喚起床,一個煮雞蛋,一個大橙子。也許就是從那一刻,我認定了那味道——我的點點的橙味。

還有,那澀澀的泥土味。是的,那會兒我還在上小學。什麼都不懂的年紀裡,只學着大人樣期望著自己快快長大。住在學校,一直遙望著六年級的哥哥姐姐們,直到有一天自己成了其他人的哥哥姐姐。然後,她來了。那是下雨的一天,放學後,她要坐在我的位置,她很強勢。我不願意,我也很強勢。一起爭吵,一起開始哭泣。回身跑走,在雨中滑倒。於是那澀澀的泥土味與她重合。啊…其實也許她沒有失敗,我的確從此不再忘記她,即使她的名字已經記不住,即使她的樣貌已經模糊,但是,和她在一起的童年生活卻不曾流失,一直在記憶的角落裡等待著。也許這就是人的神奇,即使忘記也不會丟棄的能力。就像泥土的氣息、味道,沉澱在腳下的空間,直到不經意的一刻捲起。

再加大步伐,加快腳步。遲到已經不可逆轉。

只好勉勵著,穿過人群,早上8:11。

sidneyzhang

#iPhone #Mathematiker #male #Skorpion #Wordpress #Chineser #WOWer #MacBookPro #CSI #TBBT #LaTeX #Linux #Trading #lover@jossitixzhao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