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喜爱的……

我喜欢数学,是的,十分喜欢。甚至于我把自己接触到的很多事物都对应了一个数学内容。有些人会说,这好变态,有些人会说,这好有趣,有些人会说,这好无聊。但对于我而言,这就是一种生活,数学生活。听过几次基督教的宣传和宣讲,他们强调一种称之为基督徒生活的概念,认为这是一种有意义的生存方式。但是对我而言,信仰,就像数学中的无解猜想一样,除了含糊和宽泛,还有什么实质呢?但是不同之处是,数学生活,就是一种另样的数学题目。从共性的发掘,到匹配的论证。数学的那份精神才能在自己的生活中重现。

生活,也是一个另类的题目。我们所有人既有着共同的目标,也有着不同的起始和分歧。就像戏剧,就像游戏。起步之时,大家看起来都一样,就算是时间也是可以忽略的分支。然后我们或是合作,或是对抗,不过总有一天那个终点出现,我们才会发现自己似乎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的结束而预演。这是悲观的,而从一种积极的角度而言,变化的和相近的总在重复前进,就像“时光之轮”的开篇,纵横变化的总是回廊从宗。这就像拓扑所研究的最核心的命题,变化中的不变。所以,我喜欢拓扑。喜欢像拓扑的一切东西。

而她就是一种我喜欢的拓扑中的一种,我最爱的部分——代数拓扑。所以,她就是那样的,看似能被琢磨,看似能被理解,看似一切可想象,可总不见预期达成。神秘是吸引人的开始,也是过程。就像数字置于代数拓扑的变化,其不变的部分其实也是简单化了的变化所示。每一个人都会变化,都是自我的拓扑,但是,那种变化是如此的便于预料。这也是人的平凡。不过,这却又似乎预言着我会爱上每一个人一样,但事实确实,只有她而且仅有她,让我感到了那种脱离于简单的变化。这就是她的魅力,也是代数拓扑的魅力。

是的,吸引我的,是那变化所有的特点而非变化本身。就像空气和空气所带来的气息。如果说,爱是一个多元的数学范畴的话,那么,其边界必然保持一种不变性,但其内却是必然可变化的了,于是,相对同一人而言,他的爱就必然是同态的。而对于不同的人,爱也必然具有同构不变的属性,至少在边界集上,这一论断是可证的。当然这就是我的另一种解释了。

大多数时候,我所喜爱的,常常也是不被理解的。喜欢数学,喜欢拓扑,这些都不被理解,有些人说,这是做作的,有些人说,这是被逼的,有些人说,这是必然的…然而对于我自身而言,数学也好,拓扑也好,又或者她也好,都含有着一种自然地连贯性。我认为,喜爱,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和结果。而还有一种担心是必然伴随这样的过程的,我会不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变得偏执?变得不再令人亲近?

无论是哪一种情形对我而言,都会是一种悲惨。所以,我极力的保持自己的那份童心和对自己的爱的执着。时常,被人说我幼稚,说我精神分裂,可他们又是否理解这样一个事实呢?我需要童心,而且还是在一个不知道应如何旅行的路上摸索而不要忘记自我。童心让我有了好奇的兴奋地精神,那份爱的执着就是我我前进下去的动力。可能这就是我的问题所在,我是一个真正的社会人,我离不开那些联系——与朋友的联系,或者与爱人的联系。

这也同样是我喜欢Twitter的原因。他联系了我所希望的一切。或许,这也是一种我对于联系的霸道,不期望失却联系的霸道,是对自己而言的霸道。但是,有的时候,这种霸道也会因为爱的存在而延伸。就像今天,我的一个同学借我的电话和我所喜爱的她交谈了很久,我就感到一种愤愤一般。会不会是因为霸道就是一种针对于喜爱而存在的情感呢?而从另一个想法来说,我是不是也是脆弱的呢?我的恐惧其实也是很多的,对于迷茫路途的恐惧,对于她离去的恐惧,对于失去联系的恐惧,对于不能理解那些复杂拓扑结构的恐惧。会不会这样的恐惧就是那些霸道的另样解释呢?

喜爱的,统一而纷杂。无关另言。所以,纠结于一种存在。我们就是这个存在本身的表达,喜爱就是内在自我的一个实例。无论是哪一种喜爱的,我都有着对他(她)的期许。期许的就是愿望和希望,不是吗?

sidneyzhang

#iPhone #Mathematiker #male #Skorpion #Wordpress #Chineser #WOWer #MacBookPro #CSI #TBBT #LaTeX #Linux #Trading #lover@jossitixzhao

您可能还喜欢...

2 条回复

  1. 笑笑说道:

    关于数学的~关于生活的。等我下课回去看。然后再评论哇。

  2. admin说道:

    笑笑的后期评论…等得我好辛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