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月記事

看了一個朋友的博文,才發現自己也已經在德國度過兩個多月了。一切似乎和最初沒有什麼不同,但心懷與情懷卻早已堪減徐多。是呀,時間瞬息而過,若擲石於溪,波紋漣漪不驚,隨流而逝。
現在的德國是在飄雪之中。雪,不像雨,它靜、悠悠然的,輕撫抹去世界的色彩,應循以獨一的白。如果說,需要什麼安靜的思想空間的話,開窗面對白雪,這一瞬就足夠了。這裡的雪也甚是獨特,或是細細的,或是鵝毛飄絮,但都難以團聚、斂成雪球,或許是冷的緣故吧?以致精緻的雪花不願抹去自己的棱角相容。撐著傘,在雪裡等車,看積在傘上的雪一點點變厚,然後散落。恰似依景了詩詞所寫:“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挪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融雪似淚,沾襟惜落,不就是那種幅野鄉近的舊情嗎?在雪中泣訴,在雪中忘卻,在雪中回憶,在雪中發現,在雪中歸去,在雪中尋來……這便是這裡的雪了。
要說泣訴的,就是那份失去。慌誠不待的心,也曾索然;林下尋徑,卻是以迷失而終。遠行時,悄悄放下那許多,可是卻在這個不多遠的憩腳處,又一次拾起那些繼所。所以擎尊慢誦:“一尊酒,黃河側。無限事,從頭說。”年來相去的自我,早在緩緩之中磨去了昔日的情蔓;無心插柳,也是有心慢待的心訴。不想,這依然是失去的。往日裡,可進的友誼不正在這寒雪的默默中流喪嗎?人會改變,以致失去初始的那份飭歡,持坤恒往,只因為我不想在變中失去那份愛戀,可泣的、可訴的也就源於此了:困於石壕。
忘卻的,也正是這點點失離。忘記了某一刻的心悸,也忘記了某一刻的暢惜。以致感懷於匆匆間的那份殷待,即使如此,那依然會忘記,曾幾時誓言不離,曾幾時篤定珍惜的,曾幾時嚴語驅分,竟也是如此在雪中忘記。相待的過往啊!我怎麼紀念你?是不是要學著東坡居士那樣,縱使相逢言不識,憶滿心,鬢思霜。絲絹的榮美真的要在燭光下輝絕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已經不知道這是夢境還是現實的忘卻。“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不會只是美好的祝想吧?
所回憶的,也就是由這些思緒所牽引的。那一刻的心力交瘁,那一刻的欣喜若狂,那一刻的迴廊相歡。人生似乎就是在這樣細小的呼吸之中,體味出了自己與世界的奇緣。想起每一位的第一次相見,想起每一次的分離,想起每一次不經意的回望,想起每一次涓淚的臉龐,想起每一次幽幽的守望……這其中的那點點情意便匯聚成了這份緣,所以這奇緣也竟是如此的紛繁。第一次的美好,就像樂曲最後一次的主題再現一般,在歡悅中盡是憂傷。不記得是哪一刻了,我看著她的淚輕緩的從眼角流下,就好像在這一瞬我發現了自己尋覓的那份桑果。
那發現的,卻廣納了無盡的氣息。就好像在對月獨誦納蘭性德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一般,但是,人哪裡如此簡單啊?人就像慢火煮茶,每一刻的變化,都帶來了不同的發現。是否還記得第一次相見?你那滿溢憂傷的臉,感觸了遊子的憂傷。夜露沉花,卻不盡的不見。那幾經周折的發現是否也在這寒冷的雪中慢慢遠去了嗎?
歸去的,也只有你的背影。每一次的離開,最後一眼總是你的背影,直到那遠不可見。想在遠去時,悄悄在你的窗子上寫下晚安的祝福;想在夢的朦朧中,悄悄畫上你背影倩麗的依稀;想在不見的日子裡,悄悄用字元壘起你離去的姿意。可這些只是離去的絮語。那是何時呀,乘車離去的你的笑容衝入我的心底,也許你不會記得。歸去吧,歸去吧!你的存在就是不捨的記憶。或許,就是因為最初的那個錯離才讓我只有歸去……雪中深深淺淺的腳印,哪一個才是你的?
尋來的,就是這些印記。耳際思憶的呼喚,也許就是那一刻她來到的記憶。而期待的來路在哪裡?回憶她的千絲萬縷,輕挽卷馳的發含盡絲柔的榮芳,靈思訊透的心似含透天地的情愫;思憶著她的點點滴滴,有的時候就像漫遊於臻美的思想,無他可求的盡是她的容顏。尋到了嗎?絮語難料,所以尋到了生命不曉。就像去往不遠的將老,那不見的依稀還有快樂的痕跡。我不知道的就是她的完全和遙遠。曾經暗想,尋夢人與尋路人的共通,但是現在,我只好漫遊飄渺,慢慢的吟誦:“黃葉青苔歸路,屧粉衣香何處。消息竟沉沉,今夜相思幾許。秋雨,秋雨,一半因風吹去。”
德國沒有風的,但那份愁卻還是在時間的流動中稍減徐半。而那份情卻不增不減的在那流亡。想像“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至景,心中是該唉歎,還是回憶呢?所以,我是不是應該生活在明天,把理想的、期望的,在明天去實現?經歷的越多,和她,又是一種愧疚,我也許還不是她的朋友吧。
夢在明天,不會遺忘她的明天。就像站在黑暗的懸崕前,光明只到了眼前數寸的地方,想擁抱這光芒,但又怕跌落深淵。

sidneyzhang

#iPhone #Mathematiker #male #Skorpion #Wordpress #Chineser #WOWer #MacBookPro #CSI #TBBT #LaTeX #Linux #Trading #lover@jossitixzhao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