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回忆•女生篇

说在前面:
这篇小说的姊妹篇我发在推理之门,可惜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推门登录不能……所以,只有这样了,在自己博客发表好了……如果帅帅看到的话,希望帅帅如果还有保存这个姊妹篇「夏的回忆」的话,请发给我吧~然后,我再在博客再发一次「夏的回忆」,大家就能更完善的了解故事的。最重要的,版权所有,转载请先联系我!未经允许的转载,都是不允许的!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雪芹,《红楼梦》第一回。
不自觉就租下了这套房子,窗户对着一片公园中的湖水。并非因为这里的房租很便宜,仅仅是因为这里能看到湖,看到云而已。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房子的时候,就被这窗中的风景所吸引:淡淡的云随着风荡来飘去,浓浓的一片片的,衬着那净结的蓝天,映进那翠柏环绕的湖中,湖中留下淡淡的云的影,久久不能散去。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我每天都要等那云映进那湖,再看着湖中云的影散掉。
看着这景色的时候,我才不会再感到那种孤独(——见不到而生的孤独),在那云与湖的光影中,恍然间世界也不再存在,没有了四年的分离,只有空明的安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真的喜欢那种安静,还只是在找借口,不去回忆的借口。
四年或许足够让人忘记一切,他也应该不会再想起我了吧?但是,对于我,这四年却恍若瞬息之间过去的,记忆中他还在那里,越来越不可磨灭。是恨他?还是爱他呢?或者我还是应该问:恨得深,还是爱得深?
但我们两唇相抵时,我是如此确定自己爱他!爱他爱到不能自已。可为什么,一离开他却又是不尽的怀疑?他爱我吗?
第一个爱我的男人,死了,就算不是我亲手所致,但我依然是如此难以走出那样的悲伤。而他是第二个。他不是死亡,却似乎视我为死亡一般。我不要这样的他!所以我的人离开了。即使我们交融,我们彼此需要,但是,我依然怕,怕那个症结变成我们的隔阂。
他是谁?这就是我们的故事了。故事总要有一个开始,即使那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那是在一个炎热的夏日里。那天很热,即使在背阴的屋子里、树荫下,喘气也极不顺畅,一切似乎都压抑在太阳的热浪之中。而我则在对着空空的电脑屏幕发呆,突然手机里传出了一阵铃声,打破了屋子里的安静。
“喂?”
“欣怡?我是方捷。”
“啊!方捷哥?有什么事?”
“那人今天来啦。”
为什么会是方捷哥来通知我呢?我拜托的是吉姐呀。但是我没有更多时间去想这个问题了,因为我又能踏进那间屋子了,心情甚至有些恍惚,有些紧张。那是怎样一个人呢?会是一个民工?一个邋遢的中年人?一个刚刚工作的青年?一个孤独的老人?而我则要怎么才能进去再看看呢?
穿上猛子陪我买的那身衣服,强迫着自己什么都不要想,还在不停的告诫自己,我只是去看看,其他什么都不作。但是,当我敲响门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变了。
“谁!?”很不满的声音,一个男人。或许,我不应该来,不应该敲响这门,不应该接方捷哥的电话……我好害怕,真的。
怀着不安,压抑着心理的害怕,我说:“啊…您好。你应该还不认得我。”
对方一阵沉默。然后,门开了。一阵恍惚,那个开门的人,似乎是猛子——差不多高,差不多的胖瘦。不过,这个人不可能是猛子。猛子在家里也不会穿短裤、光膀子。而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打扮。
他微微愣了一下神,有点羞涩的样子,冲我笑了笑,问道:“你…啊!您有什么事?”
凭着空白的大脑,我只想到进去看看——这唯一的目的。没有任何原因,但是他还是让我进去了。像猛子刚搬来时一样,屋子里十分零乱,几乎没有可以坐的地方。看着他给我挪东西,腾个座位的身影,我想到了猛子,所以不自觉地,就脱口而出:“我来帮帮你吧?用吗?”但是紧接着的又是恐惧——害怕再想起猛子,想起他的死。
再次打扫这间屋子,面对着另一个人,似乎有一种错觉,我不再有记忆,不再痛苦。
“嗯……我,啊。我叫黄善易。”这个男人是不是喜欢我?“你呢?”
“刘欣怡。”
“你也在上学吧?我也是,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
“哦。”
又一阵沉默,他似乎是试探的说:“你…你怎么…?”
“这里有很多我和他的回忆,不过我们现在不在一起了。”然后他就再也没有说什么,学着我沉默起来。对的,他不是猛子,猛子从来不知道要沉默。
但是当我试着回忆那些快乐的时候,想起的却是那个女人。那时,我刚刚从吉姐那里得知猛子死了的消息,急匆匆地赶去。心里不停的自责着,我已经原谅他还有一个女人这件事,但是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就当我快赶到猛子家的时候,我遇上了那个女人,她依然是恶狠狠的盯着我,在我跑过她身边时,听到她嘟囔着:“我得不到了,你也得不到了!现在你不也是一个没有人要的东西了嘛!”
那句“没人要的东西”深深的进入了我的脑海,我想证明给她看,我不是没人要,我不是像她那样需要靠身体才能拴住自己心爱的男人的。
“叫我小安吧,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的。”他打破了寂静。小安,这真是一个符合他的名字。他偷偷的紧张的打量着我,似乎很紧张我的样子,就像曾经的猛子敢追我的时候那样,所以就这样,和小安仅仅认识1个多小时之后,我就向他提出:“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
他似乎不相信我,于是我想到了要离开、要躲开,后悔不应该再来这里,不应该再去怀念猛子,不应该希望小安会答应我什么。
“不再打扰了,我回了。”这或许会成为我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了吧?但是心里,却也想他能送我出去,然后对我说,我喜欢你。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许那个女人说得很对,我真的是一个没人要的女人。
浑浑噩噩的又过了几天,和几个朋友去逛街,热得头晕晕的,于是就独自躲到了星巴克,那里的音乐淡淡的,放着陈楚生的《离开》,而最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这会遇到吉姐。
“呀~欣怡!”我刚一进门,就听到了吉姐的声音。
“吉姐,你好呀!”
“逛街来了?”
“是呀。”
“有看到什么心仪的东西没有?”
我摇了摇头,狠狠的喝了一口咖啡。沉默着,看着吉姐和她的朋友叽喳着新款式的衣服、手包,而我则提不起一点兴趣听下去,感觉就像一个旁观者在看着这个世界。
“想什么呢?”吉姐突然转过头来问我。我依然没有说什么,只是摇头。吉姐则笑着伸手拍了一下我的头,接着说:“那怎么傻傻的发呆?想那个男生了?”
“疼!怎么可能想他?”
“那你怎么一上来就问他要不要你做女朋友?”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嗯~他和猛子是挺象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猛子那么花心。”
“不要再提猛子!”好想我还说了什么,不过已经记不住了。记得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吉姐说:“猛子这个人一点也不像你想得那么好,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感情!”
恍恍惚惚的陪着吉姐回去,然后站在那个没有打开的门前默立。我是不是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呢?猛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吸引我了呢?是不是只是沉迷在了那种爱的感觉里,而不是真的爱上他了呢?我因什么对猛子心动的?在那个紧闭的门前,我想了很多……
回家的路上,却与小安不期而遇。他好像刚刚采购回来,拿了很多东西。
“我帮你吧。”他似乎有些腼腆,有推辞。不过最终还是同意我帮他了。看着这个男人,似乎确实比猛子要体贴。
“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我又一次弱弱的提了这个问题。他似乎有些不安,甚至好像有些不敢回答我。“不喜欢我吗?”
他摇头。
“那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我看向他,即有一种强烈的不安,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我怎么了?
他答应了。但自己却没有感到平静,也没有终止那份心伤,这是不是说明我对猛子就是一种爱呢?爱着、恨着、不安着……就算是现在,那一切已经过去很久了,回想起小安答应我,让我做他女朋友的这一刻的心情,依然是那样让自己不知所以,烦乱的心绪。
每每回忆到此,心头又总会想起第一次遇见那女人的一幕:
记得是猛子说他身体不舒服,我就想去他家看看他。快到他家的时候,就远远看到他和那个女人互拥着、低语着朝我这边走来。我当时十分生气,感觉自己被骗了,猛子怎么会这样!就冲上去,对猛子说:“你怎么可以和别的女人这样!”
猛子则马上推开了这个女人,脸上则有些惭愧,甘愿听着我的责骂。而那个女人,只是在一边狠狠地盯着我,好像毒蛇的凝视。
我会不会也有一天会成为这样的女人?小安也许已经不记得了,在我们感情最火热的时候,有一次在他家一起喝酒,他醉了,我也醉了,我问他:“我是不是一个很放荡的女人呀?”
他摇头,说:“当然不是!你是我最爱的人。”
“可我已经不完整了。”
“有一点点的缺憾,我才会越发珍惜你!”
和小安在一起,似乎我总是那个比他还要主动的那一个,就像我们的开始。记得我们第一次去看电影,还是因为我的要求。
我背对他,在做饭。
“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我说。
小安没有回答。或许是有些不敢相信吧。因为他才答应我做我男朋友没有几天。
“去不去一起看电影?”我转过身,又问他。
小安点了点头,似乎是有点期待和高兴的样子。为什么猛子就不会期待和我的约会呢?为什么猛子就从来不愿意和我去看电影呢?
当真的去看电影的时候,我却又开始害怕,对什么都没有了兴趣。小安问了我很多次哪一个电影最想看,可是我只是不停地说:“你决定吧!”
小安的决定,竟是《史莱克2》——我曾那么多次求着猛子陪我去看而没看成的电影。也许是与小安的一种注定吧,从这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我们即使相爱,也难以在一起的命运。我不想相信命运的,但是,从小安身上,我却看到了这种冥冥的安排。
为什么爱总是先有些许的美好,然后每每以悲剧收场呢?我当时甚至不知道这会是如此的,让我至今怀疑。
等待开场的时候,坐在小安身边,依偎着他的并不健壮的手臂,听着周围人的嘈杂,心里想着电影快快开始,快快结束。而这时,小安的手握住了我的,说:“我真的很高兴……”小安还说的什么吧?但我记得最深的就是这句了……
也是电影开始前,听着小安的话,我默默的哭了。听着慢慢开场的音乐,看着暗下的环境,感受着小安轻轻帮我擦泪的手,也许就是这时,我才喜欢上的他吧。猛子似乎只会惹我哭而已吧。
我们的关系真正正常起来,也是从此之后吧。我们开始像一般人那样每天发着短信,打着电话。期待着见面,我也渐渐的忘记曾经还有一个猛子的存在。
但是那天,好象是九月中旬吧。我正在KFC排队等待买午饭。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欣怡!”
回头张望了一下,发现是方捷哥。
“方捷哥!”怎么方捷哥也来这里吃饭?他公司离这里可不近呢。“怎么方捷哥也来这里吃饭?”
“我是吃腻了公司的盒饭了。找到这边,换口味的。怎么?你常在这吃饭?”
“是呀!这离我家最近了。”
“还没买吧?我请客吧!”
“还是算了吧。方捷哥赚钱也不容易的。”
“一次而已,无所谓的。恩……”方捷哥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试探的继续问道,“你还会想猛子吗?”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方捷哥会对此总是追问,这已经好多次了,即使我和小安在一起之后,他也喜欢如此追问,“不了”,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回答。
方捷哥沉默了一下,又说:“小安似乎不错,比猛子好很多吧?”
我点点头,不喜欢方捷哥这样八卦。
“小安呀,最近似乎正被一个学妹追呢。”方捷哥自顾自地说起来,“他跟你说过吗?那个小妹妹真是殷勤呢!常常跑来他家,要不是这几天小安要么天天实习,要么窝在图书馆整理资料,估计他们见上很多面的。”
“我知道这个小女孩,她只是要接手小安在社团的工作而已。”
“哦……”方捷哥阴阳怪气地说。
说起来,猛子和那个女人的事情也是方捷哥先告诉我的。但我还是更相信小安的。因为那个小妹妹我也见过。
十月份的时候,我们的事情都纷纷多起来了。所以联系也变得少起来,不那么每日短信电话了。但,似乎每次小安的短信、电话总是在我最想他的时候出现。直到那一天,他约我去他家,惯例我带了好多食材去他家做饭,期望着过一个完美的二人世界。因为这几天恰巧吉姐和方捷哥都出差了。
就像往常一样,我做饭,他端上桌,赞美我的手艺。但是,却让我措手不及,而且这也成为了我们最后的一次共进晚餐。
收拾好了桌子之后,小安突然从背后抱住我,很紧的抱住我,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的拥抱,没想到也是最后的一次,我能感到他在害怕。转身也抱住他,他的心跳的好快,在他怀里,我能清楚地听到那“咚咚”的声音,他的手臂也在颤抖,似乎抱住我就能让他自己平静下来一样。其实我也一样在害怕。虽然我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但我就是知道,我会失去他。
“我不知道怎么说。”这是他的第一句话,一边说,他也一边把他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他的心跳听得更清晰了。
“关于猛子吧?”我小声的说。
他点了一下头,“是你杀死的他吧?”
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搂了搂他,让他说下去。即使他说的一点都不对,一点也不是我希望的内容。但我,想知道,只是因为那个人是小安,我的小安而已。
“你好会做饭,真的,做的什么都好香。”他嗅着我的发香,在我耳边说到,“他是吃三明治时,吃进氰化物,致死的。”
他心跳得更厉害了。“所以是我放的了?”我有些无力,这还是我的小安吗?会怀疑我的小安,还是那个爱我的小安吗?我拥着他的手臂也垂下了,我不知道要怎样说下去了。
“我……”小安踌躇着说,“我不是……”
我没有让他说完,打断道:“是我,对,是我杀的。”我自暴自弃了,我不要这样的小安!可我也知道,小安只是希望听到我说不是而已,但是我不想说不是,我就要说是我做的。猛子的死也是有我的原因的。是我让那个女人疯狂。
小安听到这句话,似乎很悲伤。我在他的怀里,抬起头看向他,我看到了他的哀伤,我也看到了他的撕心裂肺。
他喃喃地说:“那种人死了也好吧……”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那怀抱太温暖,我主动吻了小安。我们第一次接吻,也依然是最后一次的接吻。吮着他的唇,我只想到的是对他的爱。不再有怨,也许我只是不想想起他怀疑我的那些。
所以,我索取。而且心里感觉那还不够。我既想证明他对我的爱,我也想证明,自己最爱他!衣衫一件件褪去,那种就要失去的感觉却越来越敲打着我的心。
小安确实很温柔,不像猛子似乎只是为欲望,一点点的,我能感到与小安的协调,从结合到臻美之境,一直如此。可为什么这样的小安会怀疑我?
他拥着我,一直如此紧紧的,直到他睡去。我却没有一点点睡意,看着小安安稳的睡容,脑海中却划出了猛子的那副嘴脸,厌恶着的嘴脸,而且还是那次,我把自己的第一次完完整整给了猛子之后的那次。
那本应该很快乐的,因为和那个女人终于处在一个起跑线上了。走出猛子的屋子,轻轻的关上他的门,看到的却是方捷哥拦着那个女人。
“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那个女人嚷嚷着,“我要看看那婊子到底有什么好!”
“这就更不能让你进去了!”方捷哥几乎是无力的阻拦着。
“我看到她了,”那个女人指着我,说到,“我就和她说!”
“韩琳!你……!”我的快乐被这个女人一扫而空。
“你什么你?!你听着,猛子只爱我,你不过是一个陪床的婊子!”
猛子似乎听到了什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我们两个。一脸的不悦和厌恶,冰冷冷地说,“你们有完没完,都各我滚!”这就是猛子。
小安呢?会不会因为对我的怀疑而离开我?抛弃我呢?所以,在他的怀抱里,我做了这个决定——离开,永远的。我们已经合一,我不再有遗憾,我已经属于他,他也属于我。我希望这个美好能永远的留存。
我记得那最后一个吻,吻在他的脸颊。除了我的爱,或许我什么也没有给小安留下。
一切是不是过去了?这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不再是问题了,因为我知道,或许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除了小安,我不知道还有谁会这样让我踌躇在自己的过去之中。看着窗外的湖水,也只是博得一刻的平静而已。
每次夜深,躺在床上,只有眼泪陪我入睡。四年,时间太短了。虽然还有方捷哥偶尔的安慰,但是故友的安慰完全不足以抚平任何失去的创伤的。

文后杂记:
这篇文章我写了很久很久,或许是因为自己是男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描述女生的心理过程,也或许是因为自己一直很懈怠,懒得提笔写作。到了德国之后,学习之余,终于有了一点空闲,无聊之际补完了这篇文章。
只有自己独自生活了,就像女主角那样的独自生活之后,我才把自己最初的灵感组织完善,当然,更要感谢的是“囡囡”,没有她的故事,也没有这个后续故事的原型了。回过头来,现在再来看,这篇文章还算是可以的。至少,自己当下还是满意的。
一方面,当初准备创作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一本德国侦探小说《谋杀村》,那种不同人对于同一件事情的描述很吸引我,所以,渐渐产生了把以前那个玩笑之作加以扩展的想法。另一方面,我也在自己的感情方面出了些许问题,写下这样的文章也是一种抒怀吧。同时,也是囡囡的故事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那根弦。
这或许可以做成一个系列,因为这场谋杀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深究。这也是一种乐趣。如果大家期待的话,我就去尽力完成这个系列。呵呵~
这篇文章就献给囡囡吧,虽然不知道会如何发展下去,我依然希望自己能不移的爱下去——她对我而言就是这样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人本就是不可互相替代,没有谁是另一个人的附庸,虽然并非一开始就发现她的神奇,也是在很多的经历之后,才有了这样的情愫,甚至感觉自己很是愧疚于她的,可能是自己内心的恐惧与不安使然吧。爱言总是难书。
当然,这篇文章也要献给那些喜欢这篇小说的人~嘻嘻~

sidneyzhang

#iPhone #Mathematiker #male #Skorpion #Wordpress #Chineser #WOWer #MacBookPro #CSI #TBBT #LaTeX #Linux #Trading #lover@jossitixzhao

You may also like...

5 Responses

  1. Shuaishuai说道:

    在我家的电脑里。。。。。
    所以现在没有哎

  2. 周永贺summer说道:

    收到了你的短信很是兴奋,给你回复了一条,不知你是否也收到了?你在那边可好,是否房子的问题已解决?春节时可以见到你吗?

  3. 周永贺summer说道:

    你现在一般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网上,上来找了你好几次,总是见不着,好惦记你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