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回忆

前言:
这篇小说最初是我发在推理之门(http://www.tuili.com)上的,当时觉得是应推门上某位朋友的号召而写,虽然现在看来,在总体框架上还算可以,但是,却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后来写了一篇《夏的回忆•女生篇》,算是一点遗补,也催发了我想把这篇做成系列的想法。虽然一有了些许构思,但还没有着笔开始写第三篇。这里重发这个第一篇,是男主角的视角。希望大家喜欢。并多加指正。
我这个重发是原原本本的重发了推门上的那个版本,包括后面的PS内容。也算是廖表对过去的追忆。自然也是希望推门,永远发展下去,不要消失。

正文:
一切开始得很突然,真的很突然。现在,即使那些证据好好地放在我的面前,我依然不敢相信那发生过。是的,那不可思议,但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开始吗?那可是很热的一天,知了发疯的叫着,汗充分的显示着自己不要钱的特性——拼命得淌着,柏油路上更是隐隐有热气在升腾着。我嘛?则在搬家。这样的天气里搬家,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前一个住处的房租实在太贵。这就是穷学生的命运了。
即使一肚子的抱怨,也要拼着脱水的危险,整理起刚刚拖来的行李,否则晚上就没有地方睡觉了。刚刚堆放好那些零零碎碎地书籍和衣物,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了。
是谁呢?老韩吗?又来借钱?小函?他还不知道我搬家了呀。那是谁呢?这日子也不是房东呀?我可是交足了4个月的房租的。带着一肚子的疑问,不满的大吼道:“谁?!”
门外,轻轻响起一个小心的清甜的声音:“啊⋯您好。你应该还不认得我。”
这是什么?一个女孩吗?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门前?她是谁?年纪怎样?有没有男友?哦,不要奇怪我想了这么多奇怪的问题,因为我还没有恋爱过呢。带着这样那样的满肚疑问,轻轻打开门。
不知道,你是否相信一见钟情?在那一瞬间,我相信了。是的,我当时就是这样的感觉——这就是我要娶的人,一个我要与之共度余生的人。她有着一头乌黑及肩的长发,略显悠然的双眸,紧紧抿起的唇,一件体恤,一件牛仔裤勾勒起她略显单薄的身材。
“你⋯您有什么事?”认识她,了解她,我应该先做哪一个?
“我只是想看看这间屋子。”她以略带讯问的口气说道,“您看行吗?”
迷迷糊糊的,我就把她让进了屋子。一定要认识她,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心头,所以没了那么多的顾忌。
“啊,您刚刚搬来吧?”看到凌乱的房子,她问道。
“是呀,今天搬来的。哦!您先等等,我腾出个地方让您坐。”我一边惭愧得说着,一边把床上的一堆CD以及那些还没有整理的被褥统统推到了一边,“请坐。”
“没关系。”她小声地说道,“我来帮帮你吧?用吗?”
“好呀!啊?什么?!帮我?”她要做什么?怎么要帮我呢?
“帮你整理房间,我⋯行吗?”
有了女生的加入,任何工作都会变得快捷起来。而且也不再感到那无处不在的闷闷燥热。在这短暂的两个多小时里,我知道了她叫,刘欣怡,还在上学。她的男友就曾住在这间屋子。当我听到,她有男朋友的时候,真的是很沮丧。当又听到,他们分手了,我的心里却又感到一阵快乐。
屋子收拾好了。我坐在床上,她坐在椅子上。
“我以前就常常来这里呢,”欣怡盯着墙角的纸篓,出神地说着,“他不喜欢收拾屋子,我常常来这帮他。看到你这乱乱的,就想帮你呢。”
我心里则暗暗打鼓,这不会是他们分手的原因吧?我以后要好好打扫了,要爱干净。心里暗暗发着誓。
“我是不是很奇怪?”她接着问到。
“不。怎么会呢。有你这样的女朋友是一种福气。”
“但是他还是离开了我。”
“那是他有眼无珠。”
“⋯⋯”欣怡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突然转过头,看着我,说,“那么,你愿意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吗?”
那一瞬间,我很快乐,但也有点错愕。为什么?
“你愿意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吗?”她又问了一边。
“为什么?因为我也住这间屋子吗?”
欣怡摇了摇头,就没有再说什么。我有点尴尬的坐在那,我真的很想说,我愿意。但是又有点酸酸的感觉。欣怡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些什么,我想知道,很想知道,我想以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爱你。我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点像打劫似的让她成为我的女朋友。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与她能更进一步的相识,想成为她的男友,最后娶她。
就在我的心里,还在激烈的争辩的时候,欣怡轻轻地说:“不再打扰了,我回了。”
我好想拦住她,再和她待一会,但是我找不到理由了。所以只好送她出了门,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一点凄然,有些不舍,又有点酸酸的。但是即使如此,我也只是看着她,直到再也看不见。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企盼着,希望欣怡能再来。看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这样的希望也几乎快变成了绝望。是不是我没有答应她,她就不再来了呢?我懊恼着自己,向上帝祈祷着,盼着奇迹发生。
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终于又一次见到了她。我刚刚从超市买了一个月的伙食,正在回家的路上,远远地看见欣怡从我家的方向走过来。我跑上去。
“欣怡,你好呀!”
“你好。”她依然轻轻的说。
“是去我家了吗?不好意思,我去买东西了。”我想当然地问道。但是没想到的是,欣怡会点点头,说,“是呀。”
她看着我手里的抱着的一堆东西,继续说着,“我还想去看看。”
“嗯。可是就要麻烦你要更我回去了。”
欣怡摇了摇头,接过了我手里的一包东西,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这样往回走着。
我谨慎的,极力寻找着措辞问到:“你,你和你,啊,前男友⋯为什么要,分手?”
但是,她没有回答我,只是提出了上次的问题,“你愿意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吗?”
我扭过头,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颊,心里有点迷离,小心地说道:“我⋯我非常愿意让你做我的女朋友,可是你也知道,我们认⋯⋯”
“没有可是什么。你愿意就好。”她转过头,看着我的双眼,并向我贴近了一些。
剩下的路程我们没有再说什么,她紧紧地贴着我走着,回到了我的屋子。但是,我心里的那份迷惑却更大了。欣怡为什么这么急迫的要让自己成为我的女朋友呢?即使是刚刚失恋,也不会如此急切的呀?是什么导致的这样的结果呢?
还好,与我合租这间公寓的另外两个邻居都认得以前住在这间屋子的那个男生,当然还有欣怡。他们两个也成了我了解欣怡的最佳的途径了。
“吉姐!呵呵~你好呀!”
“不好!不好!不好!”吉姐一声大似一声的说着,“你小子找我什么事?”
“怎么啦?吉姐?心情怎么这么不好?”
“怎么了?不满?我不就是迟到了几天嘛!竟然这个月的奖金都扣了!就算金融危机也不能这样扣我奖金!”吉姐生气地抱怨着,“什么事?快说!”
看着吉姐暴跳的样子,打了一个哆嗦,说道:“吉姐认识刘欣怡吧?”
“对!怎么?你小子喜欢人家了?”
“吉姐眼睛真毒,看出来啦?”
吉姐眼中露出了一点笑意,说:“这个小丫头绝对是一个非常棒的家庭主妇!她做的饭又好吃,打扫屋子又干净,嗯!应该是完美的家庭主妇。这个小丫头,每次来都给猛子,就是那个男孩,打扫屋子,做饭。她给你打扫过屋子,那你吃过她做的饭了吧?”
“还没有⋯”我有点酸酸的说,“我昨天才答应,作她男朋友的。”
“什么?!她追得你?!喂!方块,快来听听不可思议的事情!”吉姐大呼小叫的把方捷哥叫了出来,方块自然就是吉姐给方捷哥起的外号。
“我听到啦!老吉!”方捷哥拉着他的脸说着,“不要再叫我方块了。昨天明明已经保证,那是最后一次了!”
“我不老!不要再叫我,老吉!你昨天也保证了的。”
“你先叫得我方块。”
“我是女的!”
“那不是理由!”就这样,他们又陷入嘴斗,把我抛到了脑后。
转一天,欣怡又来了。还是那个时间,我似乎已经隐隐知道她会来一样,静静地望着门等着那一刻。这一次,欣怡帮我做了一次饭,真的是像吉姐说的那样很好吃。欣怡的手真的很巧,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均匀的切着土豆丝的时候,我问道:“你专门学过做菜吗?”
她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依然专注的切着菜。
“你的手好巧呀!”
她依然摇头,依然什么都不说,依然切着菜。看她,似乎是一种享受——美丽的享受。当时,心里似乎有一种错觉,她和他的前男友就是因为做饭的问题而分手。
“欣怡,你喜欢打扫、作饭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停下手里的活,转过身,看着我的眼睛,轻轻的说,“明天陪我去看电影吧?”
似乎只要看着她的眼睛,我就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我只是想看到她笑,所以她想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是的,我只是想看到她笑,我还没有看过她的笑容⋯⋯
“没问题!”我走近她,也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那双眸,很清澈,美丽。
第二天,是完美的。电影很有趣,是动画片,讲述了一只老鼠做大厨的故事。在电影之后,欣怡终于说得多了起来,聊着这个电影,聊着这天的夜色,聊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
走过一个卖棉花糖的摊位,欣怡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我笑了笑,等了下来,走过去。
“大妈,来一串棉花糖。”我说,欣怡则在我身旁看着。
大妈笑笑的说,“给!2块。小伙子,女朋友很漂亮呀!”欣怡听到大妈的话,脸微红起来,笑了笑。是的,她笑了。这一瞬间,这世界就只有这笑容了。甚至我都感到了世界一瞬间静止的感觉。她的笑很美。我想保留下这笑,永远的。
“来!我们去找大头贴!”我拉起她的手,走去找大头贴。
她抱着棉花糖,我轻搂着她,她笑着,我笑着⋯⋯我好想这一刻永恒。
我和欣怡的恋情发展得很迅速,很快便打得火热。她的笑容我也看见的越来越多,这些日子我真的很高兴,虽然心里还是总有一点疑惑——关于他前男友的疑惑。她不愿意提,我也不想再问什么了。
一天,我刚刚到回家,从冰箱拿出一支冰棍。吉姐打开门,对我说:“你小子,以后可要好好得对待小欣怡呀!绝对不能向他前男友那样!否则,看我怎么教训你小子!”吉姐一边发狠地说着,一边吃着手里快吃完的冰棒。
“什么?!她前男友做什么对不起欣怡的事情了?”莫名的怒火在心里烧着。
“你还不知道?”含着冰棒的吉姐含混的说着,“那还是我撞倒的呢。有一天,我感冒了,所以请假早早回家,刚一进门,就看到猛子和一个挺漂亮的女生暧昧的从他屋里出来。我头难受,就没多管,回屋就倒床上睡了。”
吉姐正说的中间,方捷哥也下班回来了,以坚定的口气,紧接了一句:“我可从来没有和什么女生关系暧昧过!”
“安啦!安啦!没说你。”吉姐不满地说。
“那你说谁?”
“猛子。”
“那个小子?哈!死有余辜。”方捷哥肯定地说。
“死有余辜?”我疑惑的问了一句。
“你不知道?”吉姐瞪大了眼睛,略有惊讶地说。
“他怎么能知道?房东肯定不会说的,要不这屋子那还租得出去?”方捷哥分析着说。
“我还没明白。”我更加不解了。
“猛子,在你那屋死的。”方捷哥解释道。
“他怎么死的?”
“你想听?”吉姐两眼放光的说。
“嗯。”我无奈的说,虽然知道吉姐肯定又要从我这敲点什么了。
“你给为我做一个礼拜饭。”
“⋯⋯”我认命的点点头,方捷哥则是无奈的摇摇头。
“呵呵~那天一大早,我们,”吉姐指了指方捷哥,说,“起床正争浴室。难分上下呀。只好找猛子裁决。就敲他的门⋯⋯”
“是踢的门,是她踢的。”方捷哥横眉立目指着吉姐,纠正道。
“你讲,还是我讲?”吉姐不满的瞟了他一眼,继续说,“就踢开猛子的门,真的是吓了我们一跳呢!猛子跌趴在他屋桌子前。我们马上打112,叫来救护车。可是救护车来了,猛子也救不活了那时候已经死透了⋯⋯”
“我们还被盘查了很久呢。就因为她把门踢开。”
“他是被谋杀的?”
“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这样调查的。因为是毒死的。又没有遗书。那是什么毒来着的?”方捷哥小心地问吉姐。
“氢⋯⋯什么的⋯⋯”吉姐也疑惑地说。
“对,就叫氰化物。据说是最毒的毒物。”
“阿!找到凶手了?”我问道。
“凶手?说笑。我们又不是,那大早晨的,哪来的凶手?这又不是小说。最终是按照自杀定的案。”吉姐解释道。
“不会是另外那个女孩杀的?”
“她又没有钥匙,怎么进来?大早晨敲门?捷离大门最近,睡觉有轻,一点动静就会醒,他都不知道,肯定没有人来就是了。”
“我被无情的吵醒了10几次,”方捷哥一脸无奈地对吉姐说着,“以后不要再回来这么晚了。你昨天又把我吵醒了,那可是凌晨1点多呀。”吉姐显然是想不认帐,理都没有理,只是冲我努了努嘴。
“那猛子为什么要自杀呢?”
“或许是因为感到内疚吧?被欣怡知道他又和其他女孩有暧昧关系了,所以内疚自杀了。”吉姐猜测到,方捷哥则谙然的摇了摇头。
“应该是,和欣怡发生过关系之后,甩掉欣怡,而感到内疚。”方捷哥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说着。
“瞎说吧。猛子什么时候和欣怡做过?我怎么不知道?”
“猛子自杀前几天,我撞见的!”方捷哥以极其肯定的语气说道。
“我说的是事实!”吉姐一点不想让步。
“我说的才是。”
“我是女的,所以我说的才对。”他们又陷入了死循环。但是我的心里却一点也不像以前一样对他们两个的斗嘴感到有趣了。
欣怡到底和那个男生作过了吗?那个猛子怎么死了?我还能问谁?一个词闪入我的脑海——报纸。
第二天,很早我就出了家门,去了图书馆,那里有很多报纸,一定有些线索。不过,却没有任何收获,这个案子没有一点报道,什么都没有在报纸上。是呀,欣怡又不是什么名人,怎么有这样的八卦文章呢!笑着自己的愚蠢。要问欣怡吗?我不想破坏欣怡对自己的感觉,我也怕问完,欣怡就不再理我了。不想失去她的心理,是很难摆脱的。
接下去的几天,虽然我和欣怡还是经常见面,即使不见面也会打电话、发短信联系着。就象所有情侣一样,沁在爱的氛围中,不愿浮出。也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但是机会也是在不经意之间,就来到了我的面前。那是九月初的一天,天气还是一样的热。我的课题在我和我的导师的共同讨论下,确定为警务效率检测模型,因此而有机会和个个公安部门接触,从而认识了崔警官,他就是当年处理猛子自杀那案子的警察。从他那里,没有了解到什么特殊的内容,只是知道了一个细节:猛子死的时候,身子下面压着一个食品袋,那其中检测到了氰化物。
可能,猛子真的是自杀的吧。直到九月中旬的一天,欣怡就像往常一样,来我的住处,我们聊天,她做饭,我在她身后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会是最后一次。为什么我说了那样的话?!我很后悔,但没有可能回复到以前了。
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欣怡要走的时候,她拿了一个食品袋给我,里面是一个三明治。
“我用今天剩下的材料做的。你明天吃早餐吧。”欣怡轻轻的说着,然后对我笑了笑。
我接过来,疑虑了一下,但还是说:“欣怡,我有一点话要说。再坐一会吧。”
欣怡很顺从,又和我回到屋子里,在我的身边坐下。
“⋯⋯”我看着她,话到嘴边上,可是又说不出来了。我轻轻挽起她的手,这才感到一点安心。又鼓了鼓勇气,看着她的眼睛,轻轻地说:“猛子是你杀的吧?”心里很痛苦,怕失去的痛苦在快速蔓延。我说出这个疑问的那个瞬间,欣怡似乎要把她的手抽出我的手,一阵抖动。
但是,我等了很久,欣怡没有回答,只是抿了抿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杀了他。可能是因为他背叛了你,或者他只渴望你的身体?”我把欣怡拥入怀里,在她耳边小声说着,“你在知道了他的真实面目之后,就准备了一些氰化物,在一次给他的早饭三明治中涂好好氰化物,就足够了。因为是在这里做的,所以他不会怀疑,他会在转天放心的吃,而那时他的死也就与你无关了。你做的饭那么好吃,谁都不舍得浪费呀。”
欣怡只是在我的怀里,安静得听着。我说完了,她也没有一点责怪,一点质疑。只是说:“我一开始只是把你当作了他的替身,不要说我自私,因为我那时还很爱他。直到那天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你一直关注着我,感受着我的一点一滴。你注意到了我想吃棉花糖,我才意识到你不是他,你比他爱我,他根本就不会注意我的喜好。和你聊着天,我才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而不是爱一个替身。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
我们再次陷在一片安静中。我知道要怎么说了,她也爱我,我也爱她呀。我好想快乐,但是心里好像有什么堵住了。
突然,欣怡反过来紧紧抱住我,坚定地对我说:“爱我!”看着她迷离而美丽的双眼,我低下头与她四唇相触⋯⋯
窗户外,微残的月亮闪烁出浩劫的光撒入我的屋子。我们紧紧相拥着。欣怡轻轻的说:“是我杀的他。这本来是我想永远保留下去的秘密。只是没想到你会知道。”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悲伤。我爱你呀!”
“他只有欲望,没有爱。”欣怡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我则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安慰她。就在这样的自我折磨中,我睡了过去。
当太阳拂开我紧闭的双眼的时候,我才发现怀中伊人已不见踪影。吃着欣怡为我做的那份早餐,一种期望在心底生成、徘徊起来:欣怡还会回来。
可是,可是已经4年了,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就在她离开的那天,她的手机就已没了音信。即使联系不上她,那份期望也还在心底徘徊着。她一定会回来。
那些大头贴也就是在这个夏天我认识了她的唯一的证据了。每每看到我们一起照的这些大头贴,我就会感到她在身边,还在我的怀里⋯⋯还在我怀里⋯⋯

PS:为响应吴谁同学的号召,历经3天构思,历时7个半小时创作,写了这篇文章。希望大家喜欢。我觉得自己在总体的谋杀构想上还是有点硬伤的,唉〜时间仓促呀。还望大家多多指正〜很久不曾动笔写小说了,水平下降…还望大家海涵〜

sidneyzhang

#iPhone #Mathematiker #male #Skorpion #Wordpress #Chineser #WOWer #MacBookPro #CSI #TBBT #LaTeX #Linux #Trading #lover@jossitixzhao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