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下了一夜

10月中旬,突然而来的雨,从昨晚一直下到了今天夜里。有一点点冷,有一点点春的气象,虽然这是秋——开始向冬而去的秋天。我并非未曾经历过这样的秋天,只是今年的秋天有点不同以往而已。

早晨,六点刚过,闹铃打破天宇的气息,外面还是一片黑暗,一种淅淅沥沥的声响似有似无的充斥着、环绕着。睁开眼睛,一个念头突然在脑海里浮现:你在吗?梦里,只是在梦里,一个美丽的梦一直徘徊着,我变得年少,追逐着一只有着美丽翅膀会飞翔的兔子,那个小小的我好像认定捕捉到这只兔子,就能获得幸福,于是我追着兔子,翻过了一座座山,越过了一条条河……我在吗?我是那个追着兔子的男孩,还是现在这个期待沉醉不醒的男人呢?闹铃又一遍响起,就像父亲在身后催促我:“你没有时间了,你的时间已经没了!像个男人,给我起来!”抱着被子,深深吸一口气。

在六点一刻的黑暗中,在迷离与现实中,在希望与绝望里,喝着暖瓶里倒出的那杯热水,享受一下孤单一人的温暖。就算喝水所产生的吞咽声,也有了一种温柔的意蕴,你知道吗?因为声音不会孤独。打开音乐,戴上耳塞,本想去跑步,踏一踏纷落的红叶,呼吸一下晨日的空气,但一切却被门外的雨所改变。在记忆中,雨一直在我的生活里扮演着改变者的角色。第一次失恋,第一次考试失败,第一次挨骂,第一次摔倒。或许,并非是雨改变了我,只是在那一刻的改变烙印在了我的记忆里。撑起伞,还是去漫步吧,在雨里。

街路上,六点的光景,怎会如此安静?在不明不暗的楼宇之间,不断的沙沙声伴随着我走的每一步。不知道是雨声,还是随风摇曳的树叶声?风,凉凉的,不是吹到身上之后的感觉,而是这风似乎诱发了骨髓里的寒意,把伞压低,双臂抱在胸前,只注意着脚边浑浊的水洼,还有湿软的土地。

走过一排紧闭门帘的商铺,有节奏的踏着石板路上的落叶。疲倦了,才感到风已不再寒冷,天也不再阴暗,有了些光亮,虽然雨还在下,但好像这天地还是被另一方的夜照亮的,让人依然难以摆脱昏沉。静静的驻足在路口,看雨水在墙上沁润出的图案:看吧,那里有一座山,有鸟儿飞过;那或许是一片山麓上的草场,好像那一刻,房檐滚落的水声也变成了奔马的嘶鸣。人渐渐多了,但依然稀稀拉拉的。那有几个人从一个转角出现,到另一个转角消失;而那边几位大娘撑着伞围在一起,似乎在指指点点什么;一个人从我身边狂奔而过,跑向即将驶离车站的公车。而我,好像孤立着,被这个世界排斥在外,只剩下观察与思考的能力。

也有一瞬间,我忘记了自己,在那里,任凭着周围疑虑的目光寻移。好像那一刻我成了雨的一部分,似乎恍惚中看到自己所爱的她……但这一切,又在一瞬间被打破,是气味,清香有一点点葱的辛辣味,似有似无的,把天地搅混,任凭谁也无法挣脱。循着那香味,默默走向了最近的早点摊。思绪里,还是连接她,想她是否起来,想她是否还困倦。而思眷似乎被食物的美妙气味还有雨伞所拘禁,就在伞下,我怅然若失。

推开房门,刚刚被早餐温暖的双手,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窗,泡了杯咖啡。我就这么贪婪的呼吸着混着咖啡香味的冷冷的空气,坐在窗前的椅子上。记得,小时候,大人告诉我,咖啡是大人的饮料,就像酒和碳酸汽水一样,要是大人才能喝的。于是,咖啡对于那时年幼的我,就变成了一种独特气质的粉末,而我,就应该是那气质的所有者。而现在呢?这杯咖啡仅仅沦为了暖手提神的东西。

有些时候,会问自己,我是不是改变得太快太多?记得,以前自己可以如此无忧无虑,看自己喜欢的动画,读自己喜欢的童话,幻想自己是个神秘的人。而现在呢?仿佛自己的灵魂被抽离了身体。听啊,窗外得车辆奔驰的声音,早就不复清晨雨里的安静了。我的灵魂,或许也被禁锢在了那个安静的早晨,就像我的心被她无意中拿走就不再回来。

这或许就是我期望自己能去选择的,而不是被别人提携着、催促着进入的地方,脱离曾经被认为已经融入的世界,寻着心的目的地,再次开始旅途。看向窗外,一个小孩子背着书包紧随着他的妈妈,这位母亲伸手提着孩子的书包,一手打着伞,一边快步着、催促着:“快点快点!要迟到了!”那孩子多像以前的我,那时候我还年幼无知,躲在父亲身前,坐在车梁上,在上学的路上,听父亲讲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小孩……”故事可以有一个欢快的结局,人生却是在不断探索中写就。可能,就要如心爱的她反复沉吟的:旅途一起走过,也已不负一生。评说似乎也就只能在一切之后,或许,我那困在雨中的灵魂也可以在那之后超脱。

看吧,阳光来了,现在已近午后,一半的天空依然笼罩在阴郁的空气里,一半的天际是阳光的领地。但雨,却并未停息。空气似乎完全没有了秋寒的冷涩,留下一种非秋非春的感觉。用力呼吸着,凉凉的有着水的气息,还有一点点阳光的味道。看着那阳光,一种梦幻在心底轻盈的展开,在滴答滴答的声响里,它震颤去了所有心底的阴霾。但雨,依然是雨。

在伞下,雨中的路边, 虽然无数的车从身旁飞驰而过,但似乎这一切都抵不过雨的声音。 看着风挟着雨,一点点把腿打湿,感受那一点点变的湿冷的裤腿。但是,阳光这时也在,撒在眼底,就如很久很久以前那样,在奶奶家的平房屋后,有一大片草坪,夏天每次雨后,阳光洒下来,看晶莹的水珠折射出世界的纷繁。看到了吗?那孩子躲在草丛,静待蚱蜢精神松懈的那一秒,迅捷地伸出手,猛的罩住,小心翼翼的把手抓紧,然后再谨慎的把手打开一条缝,看到蚱蜢了,另一只手又迅捷的捏住它,放进小罐,拧好盖子,小男孩呵呵笑着爬起来,又开始去追逐另一只飞舞着的蜻蜓。

我或许还是那个追逐着蜻蜓的男孩,不愿改变的就这样蔓延,突然打了一个哆嗦,汽车疾驶而过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衣服,灿烂与明媚也在那一瞬间破碎,我还是在雨中,伞下。或许,这是我的逃避,在喧闹中逃避着彷徨的内心。云雨再次把天地遮蔽,而我依然被禁锢于那个早晨的安静的雨中。听啊,身后学校的铃声,这一刻雨撒落伞上的滴答声,车声,似隐似喧的人声,他们混杂在这一刻的脑海里,好象这一刻我自由了,扔掉伞,看向天空,在雨里奔跑,乌云后面的灿烂就在那里。

现在已经是夜里了,雨还似有似无的。我坐在窗前,看着天空,就在不久前,西沉的暖阳映下了一瞬息的彩霞,世界有了乌黑,也有了金灿灿的光。那一点点的光如此温暖,好有春天的气息。嫩芽在雨后破土而出,迎向阳光,世界一片清明,然后是生长。虽然现在是秋天,但我的心却重新萌发了。于是一切都有了点不一样。

sidneyzhang

#iPhone #Mathematiker #male #Skorpion #Wordpress #Chineser #WOWer #MacBookPro #CSI #TBBT #LaTeX #Linux #Trading #lover@jossitixzhao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