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雨

“聽到了嗎?外面在下雨。”[1]——

淅淅瀝瀝,小雨正在變大。我想說,如果這場雨就是一闕樂章,那麼,現在漸強的雨聲一定在帶我們進入樂曲的高潮。就像貝多芬的《月光》[2]一般,我先看見那閃耀,點點滴滴的,然後我嗅到那清新的氣息,感覺就像從天堂輕輕揮灑而來的香氣,透過身體直接在靈魂的深處呼吸,最後,我才聽到那聲音,那聲音是與她身體相觸的那個瞬間,心悸的衝動被下一個心悸所撫平的喘息。

或者,想像一下最原始的天籟會是什麼樣子吧。一間小小的草屋,門前是一片開闊的翠綠的山麓,敞開的窗前,一小串風鈴正隨著清風的吹拂,清泠泠的演奏著,那聲音忽然轉大,又急促的變小,陽光似乎也為了這聲音在轉換著自己的色調,看吧,那隨風鈴閃動的光華,一直在你我的眼底⋯⋯而雨的樂章,只是沒了風鈴的光華,卻多了醇醇又細密的迴響。

倚在窗前,看著窗外寂靜的小巷,那默默的、默默的雨聲,催促著它所環繞的每一個人去遺忘——至少要在雨的樂章裡不要回想。同樣的雨,就在這略顯憂傷的音響裡彷徨,如垂落的雨滴一般憂傷,也許你就是這雨滴,那麼,雨滴接觸世間的那一聲輕響就是從你背後靜靜走來輕輕環住你的那個懷抱。於是,同樣的雨,也有了溫暖,丁香一般的溫暖——像從夢中飄來,越過頹圮的籬牆,帶走你的惆悵[3]。

任由雨去傾灑,沁透自己的每一件衣服,那天的雨就像今天的雨。不需要傘,在雨裡,身體最清晰的感受到了這片天地。就是那樣,我看到了空氣,就是那樣,我看到了時間,然後,依然是那樣,我看到了你。

快聽!快聽!好像雨越來越大了。那點點滴滴又細密的節奏,好似《死之舞》[4]的開場:

當璀璨的陽光被斥離,繁花似錦的平原
為從四面八方聚散而來的甘冷氣息所陶醉;
耳邊聽著那悠長又悠長的雨響,閉上雙眼,
依稀入眠,在透不見底的夢波裡低洄[5]。

落雨越發急促,安下一片渾沌的音響,
濛濛雨宿圍繞著靜默又靜默的天地變得純粹;
柔和又深邃的雙眼期盼著澄清雨波的雷光,
仿佛這整個世界都在自己的心底依迴、流浪。[6]

——“下雨啊,真的好喜歡⋯⋯”[7]——

早已不記得為什麼會喜歡上下雨了。也許,因為雨的存在,就是最為不確定、卻又鬼斧神工的創造。也許,是因為雨恰如其分的引起了我內心的共鳴。對雨的喜歡,是十分純粹的,就像雨的純粹。可是,喜歡是否都是這樣的純粹呢?

依稀記得,自己很小很小的時候,隨爺爺奶奶住在抗震的平房裡,每逢大雨,院子都會漫起及膝的水,這時候,屋門前一定會立起欄板和沙袋,就像築起一道隄防。撐著傘,就站在門前,看水從眼前蔓延到遠處的屋牆,不要忘了看那些漣漪,觸手可及。那一刻,我好像是一個超然的存在,我是在湖的中心,我勒令了湖水分開,就像摩西一般[8],水不會觸到到我的腳面。是不是就是這幻想的偉力讓我喜歡上了雨呢?

當我第一次愛上一個女孩的時候,也是在一個下雨天,空氣冷冷的、瑟瑟的,我披著雨衣急匆匆的翻下剛剛急停下的自行車,然後就急不可耐的衝進了教學樓,滿頭大汗的我脫下濕漉漉的雨衣,剛剛直起身的那一瞬間,就看見她打著傘靜靜的走進來。她的寧靜、我的急躁,在這一刻如此明顯的映襯出來。書上這樣描述雨的形成:“一旦空氣冷卻到露點,對流作用便開始形成雲,當(雲層裡的)雨水和冰晶大到足可以克服下降氣流時,降雨產生。”[9]如果在這一刻之前我只是一片雲,那麼在這個雨天裡,我遇到她,這種反差也造就了一個變化,雲與冷的相遇化作了雨,而我與她的這次相遇,化作了我的初戀。那是不是因為對初戀的懷惜,讓我喜歡上了下雨呢?

說來也是奇怪,當我在這談論雨的時候,就好像我知道要談論的是什麼一樣[10]。那些雨聲如此美妙,那些雨裡的懷念如此溫存,但,是什麼讓我喜歡上下雨,卻依然還是一個難解的謎題。或許切如古語所言:“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11]”

我們身陷世間,總有些許超脫的期許,可最終, 我還是在屋子裡看著雨下,而不曾再加入雨的行列。我從雨裡抽離,想像我是雨的靈魂,我已經超脫,我可以掌控自己的脈搏。可是,你看吧,雨就環繞著屋子自顧自的傾瀉著,雨的清涼氣息更是圍繞在身旁,或許,這是超脫的深陷——我現在完全就在雨的時空。

——“⋯⋯沒有什麼比下雨聲還好聽的了!”
“是啊。那是天籟一樣的存在。”
“我開心的去睡了!”
“晚安⋯⋯”[12]——

突然,天空一閃而沒的灰白,清麗了雨的灰黯,那一瞬的光亮也映出了天空的幽藍,然後而來的就是那一聲激昂的雷響,餘音陣陣⋯⋯就像故事突如其來的轉折——剛剛開始與王子的舞步,就聽到午夜十二點的鐘聲[13]。雨的節奏似乎也緊接著就被打破,聲音更漸混沌、急促。燈一盞盞的熄滅,只有遠處一盞藏于樹冠之間的路燈還在隨雨搖擺。

睡意漸漸湧上來,不知是夢裡還是自己無意識的哼唱[14]著:

“Vorbei sind die Regen-Stimme,
und alles rollt vorbei, –
das Geld und die Welt und die Zeiten
und Glauben und Lieb’ und Treu’…[15]”

雨聲漸去,夢裡是否還能繼續現在耳邊的這一切呢?夢裡是否還能繼續雨的對話呢?也許可以等待那個不在一個時空的“早安”,然後說:“⋯⋯在夢裡,我也在聽雨。”
“和現實的雨有什麼不同嗎?”
“沒有人陪我一起聽那些美妙啊。”
“那以後一起看雨吧⋯⋯”
是啊,這只是我的、現在的夢,「我在夢中,醒著,我醒在,夢裡。[16]」那裡不用分清遠近東西,只需要聽著那些雨裡的聲音。那聲音就是存在,所以,我聽,故我在。或許這只是悲劇的自我肯定——夢裡雨聲的存在是只屬於我的存在[17]。雨是不是也載了我的氣息,變成淅淅瀝瀝的聲,變成淅淅瀝瀝的樂曲,變成淅淅瀝瀝的喜愛?

 

註釋:

  1. 與友人的對話,憑記憶寫下。
  2. 貝多芬 Piano sonata no.14 in c sharp minor. op.27
  3. 改寫自戴望舒《雨巷》第五小節。
  4. 指李斯特的鋼琴曲《死之舞》S.126. Totentanz, paraphrase on the “Dies Irae”。
  5. 引自徐志摩《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個方向吹——/我是在夢中,/在夢的清波裡依洄。”
  6. 全詩改寫自雨果的《六月之夜》(白英瑞 譯),又因切合實時,所以我改寫這小詩可叫做《六月之雨》。
  7. 同1.
  8. 引自《聖經●舊約》的一則故事,摩西分開紅海,帶領猶太人離開埃及。
  9. 引自《探索書系●天氣》遼寧教育出版社/貝塔斯曼亞洲出版公司 2001年6月第二次印刷 46-47頁
  10. 仿寫自雷蒙德●卡佛《當我們在談論愛情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麼》 譯林出版社/鳳凰出版傳媒集團 2010年1月 163頁:“我們在談論愛情時,說起來就像知道自己在談論什麼一樣”。
  11. 出自蘇軾《題西林壁》
  12. 同1.
  13. 來自童話故事《灰姑娘》的情節。
  14. 曲調由自Esther演唱的《Kinderspiel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Q0NDc1NTI=.html
  15. 改寫自Heinrich Heine的《Kinderspiele》最後一節。翻譯為:“雨聲漸漸的遠了,/ 所有的一切也已經離開——/ 金錢、世界還有時間/ 信仰、愛情還有忠誠。”
  16. 引自吳岸《殘損的微笑——吳岸詩歌自選集》 釀出版 2012年5月 ,104頁
  17. 來自海德格爾《存在與時間》三聯書店 2000年4月,11頁:“存在總是某種存在者的存在。”

sidneyzhang

#iPhone #Mathematiker #male #Skorpion #Wordpress #Chineser #WOWer #MacBookPro #CSI #TBBT #LaTeX #Linux #Trading #lover@jossitixzhao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扇扇说道:

    小离 ~~~~~~~~~~露半张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